原本计较了很久,总觉得又是一年生日了,该写点什么了。
但拖延症来的不是时候,今天快要过去了,仍然不知从何写起。

国庆假期去了趟医院,没曾想查出来一身病。
胃不好,眼不好,牙也不好。
好在还能治,还有药可救。
但祸不单行,上周末赶赴烟台参加婚礼,没曾想一路舟车劳顿又得了重感冒。
嗓子痛,流鼻涕,咳嗽,至今未愈。
尽管除了吃饭睡觉,我一直戴着口罩。
但仍然要感谢在这样一个特殊时期,同事们的不杀之恩。
于是仿佛提前迈入了老年生活,天天抱着保温杯。
多喝热水,包治百病。

老年人是惧怕过生日的,年纪又老了一岁,离那个日子也越来越近。
我也怕过生日。
人越长大,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就愈加密切,就愈加不像自己。
要顾及着父母的感受,于是不婚主义者结了婚。
要顾及着恋人的想法,于是丁克的人有了孩子。
一步一步后退,一步一步妥协,逐渐被挤压得透不过气。
出生以前,从来没有人问过我,想不想来到这个世界。
往后的绝大多时间里,我也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活。
甚至,连过不过生日,生日要什么礼物,都不是自己说了算。
似乎唯一由自己掌控的,只有在什么时间,什么地点,离开这个世界。

前几日与朋友聊天,他说打算研究生毕业,就回家乡当个老师吧。
我默然,觉得可惜。
总有种怀才不遇,壮志难酬的悲凉。
仿佛上山苦练十八般武艺,终于练得盖世神功,却永远不得下山。
只能晨钟暮鼓,青灯古佛。
但又觉得,大概这是很好的选择了吧。
原以为,工作的意义在于自我价值的实现。
但绝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自己的工作,只能出卖劳动力去换取生活的喘息之机。
人们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于是变得步履匆忙。
我们都忘了,工作的目的在于更好的生活,但生活的目的不是为了工作。

没曾想在远离家乡一千里地的滨海小城里度过了第二十三个生日。
这里的云很好看,但仍然看不到我儿时记忆中的满天繁星。
海风很大,有点冷,大概快要立冬了吧。
如果赶上下雨的时候,雨会被风裹挟着从四面八方来。
这是一座不需要伞的城市。
很久以前,一直羡慕生活在海边的人们。
现在意识到,对于新时代打工人来说,城市与城市之间没有太大的分别。
东边或是西边地里的韭菜,都摆脱不了被割掉的命运。
在人生中的无数个选择里,一切的殊途,终究会同归。

悠久的时光被悠久的虚无吞并
又以我生日的名义
卷土重来。

后浪并不一定要往沙滩上奔涌,或许海底两万里的风光更迷人。
最后还是: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