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有一个星期,腾讯微博就要停止服务了。
这也标志着,新浪与腾讯这场长达10年的战役就要落下帷幕。
在互联网行业,每天都有无数个新的App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,但也很快就再没有了声响,其中很大的原因就是竞品太多,能活到现在的都是从资本的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。
但知乎,自上线以来就没经历过太多有竞争力的对手,唯一值得说道的,不过是前几年字节跳动的悟空问答,重金挖了知乎的几百个答主,却连个水花也没能溅起来。
但在这种情况下,我却不得不说,知乎已死。

一个产品,在其创立之初,就会带有其创始人的某种特质。
即使在乔布斯去世的的9年后,人们依然津津乐道符合他想象的iPhone究竟是什么样子。
我们几乎可以肯定的说,知乎的早期发展,一定是符合周源预期的。
毫无疑问,知乎与主流社交媒体是不同的。
近几年来,人们更倾向于碎片化的阅读体验,但知乎却选了与140字的微博完全相反的路。
知乎鼓励更长的文章,在早期,可以经常看到动辄成千上万字的硬核科普文章。
滑到最后,甚至能看到满满一屏幕的参考文献。
知乎是以问题为导向,高质量的问答社区,微博是以用户为导向,是社交媒体。
在知乎,内容是以问题为中心发散的,一个好的问题可以得到无数个好的回答,大V的回答并不一定比小透明的回答更靠前。
而在微博,如果不经历前期买粉,大V带路等,一个新号的优质内容几乎是没有曝光途径的。
所以,一个好的问题对于知乎是至关重要的,知乎不鼓励没有建设意义的问题,好的问题要能让所有人收益,而不仅仅是提问者。
知乎允许用户共同编辑问题,以及管理员锁定问题,也是基于这样的考量。
知乎的另一个核心是赞同机制,与微博的赞,或是朋友圈的喜欢不同,知乎的赞同,并不是情绪化的赞同,而是对内容的认可。
从产品角度来讲,一个功能如果每多需要一步操作,或是每多跳转一个页面,就会流失越多的用户。
但当时知乎的点赞是一个复杂的步骤,需要首先按下左下角的按钮,然后选择在屏幕中央的赞同或是反对。
这一点与互联网傻瓜式的理念背道而驰,因为在这样的操作下依然选择了赞同或是反对的用户,我们可以认为他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。
由此,知乎的早期运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建立起了周源心目中的乌托邦。

虽然坐拥着上亿用户,知乎却面临着变现的压力。
在这几年里,知乎跟在互联网后面亦步亦趋,邯郸学步,在不同的方向做了很多的尝试。
知乎Live,可以说是知乎在盈利模式上的第一次尝试,也是影响最大的尝试。
知乎前生理大V陈兰香曾说,一个小时的Live,可以让她赚到3个月的工资。
知识应该也必然是有价的。
但知乎Live的本质,却是利用信息差与知乎大V的身份割韭菜。
知乎官方对此是默许甚至纵容的,因为知乎Live作为拳头产品,决定了知乎下一个季度的财务报表与估值。
我们可以认为,知乎Live的出现,造成了知乎用户的割裂。
一部分是人在美国,刚下飞机的精英,另一部分则是毕业于三本浙大的曾博等失败人士。
在这样的背景下,"失败学"作为一种模因出现了,并得到了蓬勃的发展。
“失败学"不是教你如何失败,而是一个关于人成为失败人士后,该如何思考、生存、解脱。
但这却影响到了知乎Live的推广,于是,曾博前前后后被封了十几甚至几十个号,甚至立党的IP也被禁止注册。
除了知识付费,知乎还尝试过视频,直播,甚至于带货,几乎均以失败告终。
在经历了这些失败以后,知乎为了估值与融资,只能去扩大用户量,甚至一度在各大媒体打广告。
但更多的用户量也意味着更多的运营维护成本,带来了更加严峻的变现压力。
于是知乎重新拾起了知识付费,也就是如今的"盐选会员"。
知乎官方开设了账号,在几乎能看到的所有有热度的问题下,去写没有营养的故事会。
而就在前些年,知乎封禁了"海贼-王路飞",理由是"回答包含大量虚构或未经证实的内容"。
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,王路飞没能找到"ONE PIECE",但却给知乎指明了方向。
知乎也尝试加入更多的广告,甚至直接将原本经典的左右滑动切换回答改为上下滑动——只为了让广告有更多的曝光量。
最重要的一点是,修改了原有的点赞逻辑,变成了轻轻一点就可以赞同回答,甚至再后来改为抖音式的双击屏幕点赞。
从这时候开始,点赞不再意味着对内容的认可,而是情绪化的赞同。
而这样一个小小的改动,会导致大量没有营养的回答将会排在干货回答更靠前的位置,用户们将会失去继续创作高质量回答的动力,这是内容的"劣币驱逐良币"。
从此,知乎已经不再是小众的"精英社区",而越来越向主流的传统社交媒体靠拢。

中国本科以上学历的人口,只有4%。
用户量与用户质量是成反比的,用户量的增大,带来了内容质量的下降。
而这也不可避免的带来了审核成本的提升。
字节跳动每年都会招聘几千个审核岗,以应对飞速增长的用户与内容。
知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众裁议事厅,让用户监督用户。
很庆幸的是,知乎对于这个功能很是克制,没有大肆宣传,入口也藏得很深。
但这仍然是悬在知乎头顶的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。
所谓众裁,不过是民主政治的一种体现,将司法权交予用户。
但当人民有了权力,就成了暴民。
从来没能享受过民主的知乎用户们,在这里尽可能的行使自己来之不易的权力。
“知卫兵"们举报并批判一切不符合他们心理预期的答案与评论,甚至在相关的举报下会引发又一次不友善的讨论,从而出现了对举报的举报这样的奇观。
在这里,地域、学历、民族、性别,性取向都能成为一场不友善对话的起因,以至于我们都很难记得,议事厅原本的职能,是尽可能得减少不友善。
由此,我们不得不说,即使时间拨回两千余年前,苏格拉底还是会死。
从广义的知乎来讲,无论是日活还是资本,知乎都活的好好的,并且还能会继续活很久。
但从狭义的"知乎"来讲,知乎大约的确是死了。
我们不能要求知乎不向资本妥协,豆瓣虽然一直不忘初心,却惹的投资人跳脚。
幸好,互联网从不缺乏理想国。
在不久的以后,新的"知乎"又会出现,挥剑斩向恶龙。
从这一点来说,"知乎"是不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