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age++;

    悠久的时光被悠久的虚无吞并 又以我生日的名义 卷土重来。...

    失败的民主——薛定谔的"知乎"

    幸好,互联网从不缺乏理想国。 在不久的以后,新的“知乎”又会出现,挥剑斩向恶龙。 从这一点来说,“知乎”是不死之身。 ...

    火车,爬虫,与阶级分化

    从个人财富和奢侈品来说,财富是平均分配的,而权力仍留在少数特权阶层的人手中。 但是实际上这种社会不能保持长期稳定。因为,如果人人都能享受闲暇和生活保障,原来由于贫困而愚昧无知的绝大多数人就会学习文化,就会独立思考,他们一旦做到这一点,迟早就会认识到少数特权阶层的人没有作用,他们就会把他们扫除掉。 从长期来看,等级社会只有在贫困和无知的基础上才能存在。...

    游荣成记

    天突然就沉了下来,云彩像水波一样在上空流转汇集了起来。 是要下雨了,老李见怪不怪,只是招呼我们进去吃饭。 酒和肉都已经摆上了桌,小卞干了一口白酒,感慨道,太可惜了,没能见到现宰活羊。 远处风车转的更快了一些,白猫蹦上了房梁。 两只黄牛也哞哞的叫着,应和着村里的几只狗。 是啊,太可惜了。 ...

    纪念李文亮医生

    太阳还会升起。 春天还会来临。 樱花还会盛开。 明天会更好吗。...

    计划猪肉

    这时候天色已经沉了,夕阳散发着暗红色的余晖。 墙上的红色大字写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街上的灯笼也次第亮起了红光。 夕阳红、油漆红、灯笼红,各种红交错着,映成了许老六脸上的一抹红霞,照进了他的中国梦里。 许老六骑在如梦似幻的康庄大道上,想着到家后孩子崇敬的目光,不禁咧开了嘴角,感慨道: 多好的新年,多好的新时代啊。...

    橘子洲头·0x00

    如不出意外的话,刘二萌的生活似乎就该这样继续下去的。 做着一流的梦,敲着二流的代码,写着三流的小说,仗键走天涯。 但是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出现或多或少,或大或小的意外,似乎不出点意外人生就是不圆满的。 而我们的故事的女主角,橘子,就是目前为止,刘二萌生命中最大的一次意外。 ...

    岁月不饶人,我亦未曾饶过岁月

   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,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,我有好多奢望。我想爱,想吃,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,后来我才知道,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,人一天天老下去,奢望也一天天消逝,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。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。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,什么也锤不了我。...